真正意义上的“国际球员”NBA生涯最成功的10位国际球星

毫无疑问,如今的NBA联盟是一场国际性的比赛。一支“国际球队”刚刚赢得了NBA总冠军,而这支球队是由许多不同国家的球员所组成的;一名国际球员刚刚荣膺常规赛MVP奖杯,而另有两名国际球员分获第四和第七名。NBA不再仅仅是美国球员的赛场,来自欧洲、非洲、亚洲和南美洲球员的足迹遍及全联盟。当然,以上只是一种广泛的说法,严格意义上讲,国际球员和外国球员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尽管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两个概念是可以混用的。

请注意,根据NBA劳资协议,国际球员的定义为:参加选秀前三年,都在美国本土之外定居和打篮球(无论业余或职业),且从未在美国本土上过大学或念完高中。因此,蒂姆·邓肯(维克森林大学)、哈基姆·奥拉朱旺(休斯顿大学)、帕特里克·尤因(乔治城大学)、多米尼克·威尔金斯(佐治亚大学)、马克·加索尔(孟菲斯高中)和安德鲁·博古特(犹他大学)等人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际球员,而是有美国篮球背景的外国球员。下面,我们将寻找NBA历史上最伟大的10位国际球员。

好吧,我们不妨从伟大的德克·诺维茨基开始。这份名单没有任何特别的排列顺序,但如果有,诺维茨基肯定会排在首位。当1998年密尔沃基雄鹿队在选秀之夜用9号新秀诺维茨基换来罗伯特·特雷勒的时候,没有多少人对这一交易感到惊讶,但这却是NBA历史上最糟糕的交易之一。诺维茨基在效力达拉斯独行侠队21年后,于今年退役,他是联盟历史上的第六号得分手,也是史上出场数和上场时间排名第三的球员。总而言之,将诺维茨基称之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国际球员,是无需论据的。

就NBA荣誉而言,弗拉德·迪瓦茨理应排在前10名之外,但是考虑到他是联盟史上的国际先驱之一,以及生涯长度方面的优势,故而将其排在前10之列。首先,在80/90年代,国际球员闯荡NBA的难度要大于新世纪后的球员,而在联盟全面接受国际球员的过程中,迪瓦茨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,他是首位以“国际球员”身份参加超过1000场NBA比赛的球员。其次,虽然仅一次入选全明星阵容,但迪瓦茨所在的球队几乎每年都能闯入季后赛,16年职业生涯14次进入季后赛,而且他也向世人证明了国际球员的全能型。

是的,迪瓦茨也是一名强硬的防守球员,说出来你可能不太相信,他是湖人队史上的第4号盖帽手以及第11号抢断手,前者仅次于贾巴尔、奥尼尔和坎贝尔,而后者更是队史内线球员中第二多的存在。时至今日,NBA历史上仍然只有7位球员达到13000分、9000个篮板,3000次助攻和1500次盖帽,而迪瓦茨便是其中之一。

马努·吉诺比利是历史上最成功的国际球员之一。作为一名篮球运动员,吉诺比利共打了23年职业篮球,他是篮球史上仅有的两名获得NBA总冠军、奥运会金牌和欧洲联赛冠军的球员之一。吉诺比利在马刺队效力了16个赛季,赢得了4次总冠军,并且是马刺队史得分、篮板、助攻和抢断排名前五的球员。另一方面,虽然欧洲步的来由早已无法考证,但吉诺比利在这方面无疑是重要的发扬者和开拓者,他摇摆不定的“蛇形突破”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。

就个人荣誉而言,托尼·帕克无疑是闯荡NBA最成功的国际后卫,他在圣安东尼奥马刺队打了17个赛季,也赢得了4次NBA总冠军,并在2007年被评为FMVP,一举成为FMVP史上首位非美国球员。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虽然帕克最终无法终老圣安东尼奥,但也许这种不完美才更让我们记忆深刻。今年早些时候,马刺队通过官方媒体宣布,将在当地时间11月11日主场对阵灰熊队的比赛中退役帕克的9号球衣,而帕克也即将成为马刺队史上第10位享受退役球衣待遇的球员。

保罗·加索尔是这份名单中起点最高的NBA球员之一,他是2002年灰熊队的年度最佳新秀,是该荣誉史上的第一位欧洲球员。不过,我并不想喋喋不休地谈论加索尔在NBA赛场上所取得的成就,而是想借此诉说一下国际球员进入NBA的不易之处。语言、文化、规则和篮球理念的差异肯定是阻碍国际球员立足NBA的重要原因之一,但除此之外,国际球员若想踏上梦想的NBA赛场,在某些情况下还需与母队达成买断协议。加索尔与母队巴塞罗那便是这种情况,巴塞罗那不愿意放走球队的最佳球员,而这位最佳球员又志在NBA赛场,最终这场博弈以加索尔个人损失165万美元而告终。

所谓的“买断费”其实就是NBA球队向该球员所效力的球队支付一笔钱,从而买断国际球队手中的原合同,以释放该球员的NBA签约权,但是买断费的金额是由球员和母队谈判协商的,NBA球队并不参与其中。换句话,国际球员在很大程度上无法左右自己进入NBA的时间。

由于扬尼斯·阿德托昆博的NBA生涯还远未结束,所以这里暂且不提他所取得的成就,仅说一件“趣事”。众所周知,伟大的球员都有一个响亮的绰号,阿德托昆博自然也不例外,“希腊怪物”这一绰号很好地诠释了他的篮球天赋。然而,虽然被称之为“希腊怪物”,但在18岁之前,出生于希腊雅典的阿德托昆博,其实并没有自动获得希腊国籍。准确地说,这段时间内的阿德托昆博实际上是无国籍的,因为他来自尼日利亚移民家庭,而希腊国籍法则遵守血统主义(以父系或父母任何一方的国籍而决定后代的国籍)。直到2013年,“希腊怪物”才获得希腊公民身份。

虽然鲁迪·戈贝尔至今未能入选全明星阵容,但他是当今联盟中公认的最佳防守球员之一,

连续两年荣获NBA年度最佳防守球员奖,并于2017年和2019年入选了最佳阵容。总而言之,2017年最佳二阵、最佳防守一阵,以及联盟盖帽王竟然不是当赛季的全明星?这简直令人不可思议。2019年的情况也是大同小异,这里就不细说了。与此同时,另一位以防守而闻名的国际球员是俄罗斯的安德烈·基里连科(1次全明星;1次防守一阵;2次防守二阵),但是很遗憾,就荣誉而言,基里连科已难以排在前10之列了。

以尼古拉·约基奇和卢卡·东契奇为首的新生代球员,似乎正在挑战那些老一辈的国际巨星。更确切地说,仅凭最佳阵容一阵,以及前4个赛季的高光表现,约基奇就已经超越了很多的国际前辈了。即便放眼NBA历史,约基奇也可以说是联盟中策应和传球能力最优秀的中锋之一,而且他在季后赛处子赛中表现得更好,14场比赛中场均贡献25.1分、13.0个篮板和8.4次助攻。最为重要的是,约基奇只有24岁,属于他的时代才刚刚开启。

在德克·诺维茨基成为备受尊敬的篮球巨星之前,德特雷夫·施拉姆夫可以说是德国篮球乃至欧洲篮球的代表人物。在80/90年代,施拉姆夫绝对是一名三分线外的狙击手,生涯三分命中率为38.4%,排在历史三分命中率榜前100名。1991年和1992年,他连续两次荣获年度最佳第六人奖项,并于1993年加盟西雅图超音速队,与加里·佩顿和肖恩·坎普并肩作战。尽管知名度较低,但施拉姆夫绝对是当时超音速队最重要的3名球员之一,某些赛季甚至是球队的二号得分手。在此期间,他3次入选全明星阵容,并于1995年入选最佳阵容三阵。

作为亚洲篮球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,姚明是一种文化和物质现象。在8个NBA赛季中,他8次入选全明星阵容,5次入选最佳阵容,场均砍下19分和9.2个篮板。但不知何故,总有一小群人会质疑姚明入选名人堂的含金量问题,甚至对其出言不逊。借此机会,我们不妨一同探讨一番。

首先,姚明的NBA生涯相对短暂,他只打了486场常规赛,相当于不到6个完整赛季,但在此期间他5次入选最佳阵容,这在中锋位置上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,因为包括姚明在内,NBA历史上只有11名球员以中锋身份至少5次入选最佳阵容。因此,我们要弄清楚一个问题,异常短暂的名人堂生涯有无历史先例?

通过各方面比较,前活塞队球星乔治·亚德里与姚明的职业生涯最为相似,和姚明一样,亚德里也打了差不多7个健康的赛季,生涯场均数据为19.2分和8.9个篮板,并6次入选全明星(与姚明真正意义上的全明星赛季相差无几)。唯一的区别在于,前者拥有一个得分王头衔,但后者则多了3次最佳阵容。总体而言,无论数据、荣誉或生涯长度,姚明和亚德里都难分伯仲,所以短暂的名人堂生涯是有先例可循的。

其次,姚明是一位国际偶像,但在这里我只关注与NBA有关的事件。同样,以“文化英雄”纳入名人堂也是有先例可循的,例如厄尔·劳埃德,第一位参加NBA比赛的黑人球员;而第二位黑人球员(也是第一位正式合同的黑人球员)纳特·克利福顿,以及美国奥运篮球队史上的第一位黑人球员唐·巴克斯代尔也都成功入选了名人堂。仅凭第一位黄种人状元的身份,姚明就完全有资格入选名人堂,这与其国际影响力,以及背后的中国市场无关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