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必为羽生结弦退役伤心该为他鼓掌

其实早在东京的发布会开始几小时前,就有日媒提前放出了羽生结弦可能宣布退役的消息。

《日刊体育》更是用一整版回顾了他辉煌的职业生涯,头版甚至还用了“羽生隐退”的标题。

彼时,人们想起了那个在2022北京冬奥会上,向完美的4A发起挑战却最终失败的羽生结弦。

想要跳出这种动作,不仅需要你在0.7秒内完成空中转体四周半,还得要成功落冰才行。

而迄今为止,男子百米世界纪录的保持者仍是在2009年跑出9秒58的牙买加名将博尔特。

放着难度更低、得分却更高的3A不跳,去挑战一个从未有人做到过的动作,这不“傻子”吗?

“你已经走了这么远,你应该为此自豪。无论你朝哪个方向走,那都是你的路。”

如果羽生结弦在2018年平昌奥运会夺冠之后宣布退役,就不必经历英雄迟暮和下坡路的难堪,留给世人的只有耀眼的辉煌。

我心中没有远离竞技赛场了的寂寞感,而是觉得充满希望的、“接下来也请期待我的活跃吧!”这样的想法,大家敬请期待吧!

在2015年羽生结弦初次呈现《阴阳师》之前,几乎没人敢将本国的传统音乐作为曲目参赛。

甚至,羽生结弦还专门前去拜访了曾在电影和狂言(一种即兴简短的笑剧)中饰演过晴明的狂言师野村万斋。

从悠扬清脆的笛声搭配掷地有声的太鼓,到配上内莫霍克以及交叉滑行的步法,无不注入了羽生结弦的灵魂与心血。

因为花滑比赛的难度竞争愈发激烈,导致主观判罚的错漏也越来越多,这让许多选手的努力很可能轻易就被抹杀掉。

题目为:《关于无线惯性传感式动作捕捉系统应用于花样滑冰的可行性研究》。

其实,作为一个曾19次打破世界记录,同时也是花滑史上首位集单赛季大满贯、双圈大满贯、超级大满贯于一身的运动员,他本不必如此辛苦。

在开始系统地学习滑冰之后,羽生结弦不但一下子就爱上了,还剪了一个和偶像「冰王子」普鲁申科一样的蘑菇头。

确实,如果你看羽生结弦的采访足够多,就会发现,他总会时不时蹦出几句在今天看来非常“中二”的句子:

14年,索契冬奥会,羽生结弦在首次夺得花滑男单金牌后,有记者采访他有何感想?

那时我就做好了人生规划,首先是19岁时出战冬奥会,拿到人生第一块奥运金牌,然后我要再出战一次,卫冕金牌。”

也是在14年,在大奖赛中国站赛前热身时,羽生结弦不小心与中国选手闫涵相撞。

当时羽生结弦侧卧着,身体因疼痛而蜷曲,伤口流出的血也顺着额头流到了脖子上,直接将冰面染红。

一场4分30秒的比赛,他8次起跳,5次摔倒,每一次跳离地面都让人揪心。

即便如此,羽生结弦还是一次又一次忍着痛站起身,完成了比赛,哪怕他早已与金牌无缘。

也许是场地内比较冷,羽生结弦主动把自己的“冰墩墩”帽子让给了中国选手王诗玥。

而在训练结束后,羽生结弦还从桶里拿来两块冰霜,帮着工作人员一块修补冰面。

如果说是羽生结弦的才华让我们为之沦陷,那真正令人肃然起敬的,则是他的品质。

还记得这次北京在举办冬奥会时,某个周边小国不停地钻缝子来抹黑中国,但羽生结弦却说:

“平昌冬奥会(2018年)结束时就曾考虑过退役,不过,我不喜欢退役这个词”

我想,尽管告别了竞技赛场,但未来的羽生结弦,一定会以他自己独有的方式,再次王者归来。